三尺講台 十里芳華——記我校2016年“感動師大”人物曹柯平老師

□本報記者 王姿懿 劉銀春 趙 悦

“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教師便是這句古詩現實的演繹者,辛勤工作卻不圖回報,無私奉獻但不問功名。時任我校文旅學院文物與博物館學系主任的曹柯平老師便是這其中一員。曹柯平老師2011年被評為學校“十大師德師風標兵”之一,20139月被授予全校“年度三育人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201610月作為學校“第三屆優秀教師先進事蹟宣講團”六名成員之一,在各學院巡迴宣講。然而,面對這些榮譽,他淡然處之,堅持着對教育的忠誠,對學生的熱愛,不忘初心,一路前行。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曹柯平老師在八十年代初參加高考,當時的考古專業是非常冷門的。談及選擇考古學的初衷,曹老師説,歷史專業其實並不是他的第一選擇,他當初最感興趣的是中文。但考慮到家人的建議,他放棄了中文,選擇了成績比較突出的歷史專業。進入大學後,偶然在科學畫報上看到關於宇宙考古的介紹,引起了他的興趣。於是,滿懷好奇心的少年便一頭扎進了武漢大學學習考古專業。曹老師坦言,剛開始整天背誦各種枯燥的考古專業知識讓他感到無味,傳統的考古學授課方式也難以引起學生的興趣。正是因為如此,在以後的教學工作中,曹老師不斷摸索,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授課風格,力求讓學生感受到考古學的魅力所在。

大學畢業以後,曹老師到了江西省博物館考古隊工作,十年在考古隊的經歷,真正燃起了他對考古學的熱愛與責任心。然而,在曹老師心中,始終懷揣着對教育的夢想。於是,在1993年許許多多人都熱衷於下海經商的時期,曹老師選擇了回到學校教書育人。在考古隊的十年,也為他積累了很多的經驗與素材。曹老師經常會帶一些標本、文物圖冊給學生看,讓學生對課程內容有更加直觀的感受。

在教育方面,曹老師有他自己的理解,“真正的好老師要有情懷”曹老師如是説,老師在傳授給學生知識的同時,也應當傳遞出一種情懷,它作為一種無形的東西,能夠潤物無聲地浸潤到學生的生命裏,在他以後的為人處世中發揮作用。同時研究歷史的人也應當有一種人文情懷,如此才能真正的熱愛歷史,感受到自己的使命。除此之外,曹老師還特別注重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他多次説,考古課一半在課堂一半在工地。除了學生的畢業實習之外,曹老師也會盡量為學生創造實踐機會,讓學生實地參觀,儘可能讓每一屆學生去參觀考古工地。“只有通過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教學,才能培養出社會所需要的文博人才”曹老師説道。

“對於我的學生,我想做的不僅是專業上的訓練,更重要的是品格的培養。希望他們畢業後,能夠做到專注於一件事。在懂得學習方法的同時懂得社會,懂得與人交往,同時堅守自己的理想與情懷”。曹老師不僅是在傳授知識,更是在傳遞一種情懷,延續一種傳統,一種“春泥護花”的師者情懷,一種“傳道授業解惑”的育人傳統。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曹老師説:“我一直很熱愛教書工作,教書能夠使人看到不足,並從中得到收穫。”懷着對教育事業的滿腔熱忱,曹老師從事教育工作已二十多年。“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也許學生在剛畢業的一兩年時沒什麼成績,但再過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他們一定會在自己的崗位上有所成就。”他目光堅定地説道,當眾多單位到學校來招新人的時候,曹老師會向他們推薦自己的學生。用人單位通常會回饋説:“曹老師的眼光果然很準,推薦的的學生都十分優秀。”這雖然僅僅是個細節,但也説明了曹老師是一個細緻入微,關愛學生的好老師。曹老師上課風格別具一格,上課時既要求課堂嚴肅,又要使課堂生動活潑。有時會放一段優美的音樂,再加上圖片文字進行教學活動。這時候甚至需要一個學生做“司燈”,顧名思義,就是控制燈光的人。同時把燈關掉,形成一種靜謐又靈動的氛圍,學生們可閉上眼睛,身臨其境,放鬆身心。曹老師這樣的上課方式,得到了學生們的充分肯定,選修課程的學生張薈説:“我很喜歡曹老師的上課方式,這樣嚴肅而不失活潑的課堂,大概是每個學生的幸運吧。”這種教學方法的形成,據老師説是在廣東中山學院授課時,因用不慣多媒體,又覺得傳統教學黑板寫字太慢,於是嘗試使用多媒體,與學生一起製作視頻的教學方法。學生給他提供了很多漂亮的圖片,曹老師自己也積累了豐富的圖片、視頻和音樂,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種個人的教學模式,一直延續到現在。

為了給同學們創造這樣好的課堂環境,曹老師付出了許多時間和精力,他向我們説:“做這樣一個五六分鐘的視頻,有時可能要花費我兩三個小時的時間。”而蒐集優美的圖片、音樂和撰寫與課程內容相關的文字,更是一個複雜的過程。曹老師不是時間和精力的慷慨者,他做這些,是想培養學生養成專注認真的品格,並且擁有藝術的情趣,能夠感受美和欣賞美,真正理解學術等等。這樣不管學生將來從事何種工作,在何種崗位,都能夠順利地適應。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2015級文物與博物館學班的班長黨熠説道:“曹老師私下裏跟我們關係都很好,既是良師,亦是益友。”曹老師很關心學生的生活,比如今年剛開學時,他作為幾位學生的導師,帶他們去吃飯,並且詢問他們的假期生活以及回家坐火車的經歷,詢問他們的生活瑣事。他關心着學生的感受,瞭解學生們的基本情況,如果學生有關於學習或生活中的問題,他都會不厭其煩地講解和開導。哪怕到學生畢業後,老師還是會關心他們的生活或工作,與學生一直保持着聯繫,聽説學生取得了什麼成績,老師特別的高興,學生也會就工作或學習的問題和老師討論,聽取老師的意見。師徒情深,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曹老師愛生如子,學生也對老師滿懷深情,師生捧着一顆真心來交換最真摯的師生情,老師如春風春雨,滋潤着學生的心靈。

曹老師在過去多年來,一直將精力和時間放在教學上,沒有太多的時間做研究、拿課題和寫論文。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曹老師不僅淡泊,而且寧靜,在他工作累時,會選擇聽聽音樂,釋放壓力。他的寧靜也體現在平時的生活方面,低調不張揚。讀着《平凡的世界》,體會着可愛的生活。同時久被耽誤的,對科研的奮力衝刺也在有序地展開。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多少人將老師比喻成蠟燭,粉筆,園丁,但曹老師更像是一盞燈塔,在三尺講台上照亮了一屆又一屆的學子,用滿滿的愛心,浸潤着每個學生的心田,經年以後,桃李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