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警惕教育資源的揮霍

 

    前不久,《2013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正式發佈,其中英語、動畫、美術學等熱門專業亮起就業紅牌,大家心目中的“高薪”專業——計算機科學與技術、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也身陷“就業黃牌泥沼”。 
  事實上,這些熱門專業往往佔據着高校較好的師資與教育資源,而就業的遇冷卻着實給它們沉重一擊。那麼,“熱門”專業為何求職遇冷?其背後又折射出多少由專業設置引發的教育資源的浪費? 
  “紅牌”專業的困境 
  嶽雷,中部地區某二本學校的大四學生,正為尋求一份理想工作而發愁。“英語專業,現在真的‘不吃香’了。”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求職經歷:“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一家企業明確招聘英語專業畢業生,心中一喜。可到現場才發現,這家單位的桌前已經排起了三列長隊,足足有七八十人,一問才知道,‘全是學英語的’,而且目前都沒有‘下家’。” 
  學歷低、出身差是嶽雷給自己總結的求職短板,但他認為,英語專業人才過剩、競爭激烈也是至今工作沒着落的原因之一。“現在大學幾乎都設有英語專業,全國每年畢業20多萬人,肯定和市場需求不匹配,人才必然過剩。” 
  據某網站近日發佈的《中國大學最愛的本科專業排行榜》顯示,全國一共有1166所本科大學,其中903所大學開設了英語本科專業,佔到了總數的77.44%。 
  英語專業為何如此之多?高校專業設置的盲目跟風恐怕是罪魁禍首。事實上,現在不論是科技類大學,還是理工類大學都設有英語專業;不論是否擁有充足的英語師資,也不論是否符合本校的辦學特色和辦學思路,看到英語專業“走紅”,便會千方百計要求快速“上馬”,從而造成了“千校一面”和高校教育資源的極大浪費,也讓英語專業畢業生的失業率直線上升。 
  當然,專業設置盲目跟風造成的浪費還有很多。 
  專業“熱”,為何求職“冷”? 
  熱門專業的大量投入卻換不來學生畢業時一紙滿意的“三方協議”,究竟是為什麼?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師賈哲敏直言,“熱門”在短短几年內就變“冷門”的例子屢見不鮮。 
  “隨着高校專業設置自主性的增加,很多高校一方面進行擴招,另一方面在生源趨緊的背景下,在競爭加劇的壓力下,也在通過興辦所謂‘熱門’專業的方式來迎合學生及家長的心理,爭取更多生源。”南開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陳鵬認為,高校的專業設置、招生計劃的獲取,最終需要政府教育主管部門把關審核,但有些政府部門一方面專業性不夠,另一方面責任心不強,沒有本着對學生、社會負責任的態度和專業的水準來做出判斷,因此,出現了把關失責的現象。 
  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洪成文感嘆:“高校培養了大學生,卻又無法就業,不僅是資源浪費,對於學生來説,還是青春的浪費。因此,專業遇‘警告’,高校依然不願停招,説簡單一點,是自私,説嚴重一點,就是‘損人利己’。” 
  專業設置,該以什麼為依據? 
  還有3個月就要畢業了,此時的嶽雷在反問自己:“如果當初沒有選擇英語專業,現在會不會好一些?而學校如果能及時根據實際調整專業招生和教學,現在的情況會不會好一些?”面對這些問題,嶽雷的臉上寫滿了迷茫。 
  那麼,高校專業設置,該以什麼為依據? 
  “專業設置要結合市場需求,根據學校自身特色、條件和未來的學術佈局確定,同時需要具有一定的專業預見性,以戰略眼光和全局視野理性看待不同學科專業的功能、特點、地位、當下價值和長遠價值,以此為依據調整專業設置。”陳鵬強調。 
  洪成文則指出,高校專業人才培養本質上是人才供需的問題。“需要多少,培養多少。例如一個地區需要多少教師,就必須和人口增減,特別是該地區生育情況相匹配。生育高峯期,則需要增加教師供應量。反之,則要調低。”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城市經濟與公共管理學院教師楊曦認為,高校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學科專業設置的管理模式取代政府主宰下的、以“計劃供給”為驅動的學科專業管理模式,已經成為必然趨勢。“高校學科專業管理體制的改革,已經成為一個產權制度安排的問題,這種安排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歷程必將是曲折的。但是應該看到,我國在學科建制和課程專業運營等微觀機制運行上明確了它們所具有的經濟特性,改變了過去被誤認為是單純的認識論的問題,為進一步解決問題提供了基礎。”
         (作者:晉浩天,來源:光明日報,2014年03月16日)